<legend id="ozkqs"></legend>
    1. <th id="ozkqs"></th>
    2. <button id="ozkqs"></button><progress id="ozkqs"><pre id="ozkqs"><rt id="ozkqs"></rt></pre></progress>
      
      
    3. 您的位置: 首頁 >> 走進高平 >> 高平故事

      紅色兵站

      來源:高平市大數據中心 發布時間:2021-07-29 【字體:

        在抗日戰爭時期究竟有多少個八路軍兵站,恐怕沒有多少人能說清楚。不過,其中有一個叫作“宰李兵站”,過去鮮為人知,近幾年卻遠近聞名。宰李兵站位于高平市宰李村一座玉皇古廟,乍一看,兵站青磚灰瓦,高墻大院,滄桑厚重,靜踞村中,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讓人懷疑這里曾經是不是一個兵站。但是,當你看到廟門額上那塊“八路軍宰李兵站舊址”時,你就會對這個地方肅然起敬,就會意識到這里是一個有故事的紅色兵站!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日軍大舉進犯華北企圖吞并中國,中華民族面臨生死存亡之際,紅軍改編為八路軍,朱德、彭德懷率三大主力揮師東渡黃河,挺進華北抗日前線,創建了以太行山為依托的敵后抗日根據地。1938年初,為了加強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與八路軍總部駐地武鄉等地的聯系,保證部隊在抗日前線所需的糧秣、槍械、彈藥、服裝、醫藥等供應,黨中央毛主席高瞻遠矚,從抗戰全局出發在晉東南這塊戰略要地布“眼”。為了堅守上黨這個兵家必爭之地,在晉豫陜之間建立了一條密密交通線。從武鄉王家峪,經黎城東關、平順福頭、壺關樹掌、陵川禹居、高平宰李、晉城東溝、陽城坪頭和次灘、垣曲北垛和關家村、南渡黃河到河南澠池,經隴海鐵路過潼關到西安,再經三原、宜君、富縣北上到延安。越巍巍太行,跨滔滔黃河,經關中平原到陜北黃土高原,關山險阻,綿延千里,一條紅色交通線穿山涉水建立起來了,而高平宰李是這條“紅線”中的重要一“站”。

        同年2月,八路軍總部兵站部第六分站——宰李兵站,在村中玉皇廟建立。出于對兵站安全考慮,對外宣稱為八路軍總部戰區醫院。廟里平時鮮有人跡,只是逢年過節才有善男信女前來燒香祈福。戰火燃起,人心惶惶,本就荒涼的古廟,枯草遍地,窗欞敗破,院里內外到處是頹敗的落葉。為盡早展開工作,八路軍干部戰士揮鐵鍬,鏟雜草,壘鍋灶,掃垃圾,除舊布新,在寒意襲人的初春開始了繁忙的工作,隨時準備迎接新的任務和挑戰。一霎時,沉寂的廟院里升起裊裊炊煙,歌聲軍號聲響徹云霄,使這塊古老的土地上煥發出了新的生機與活力。

        兵站內設警衛排、運輸排、醫療隊、炊事班、機要班等機構;由走過萬里長征路,身經百戰的紅軍年輕軍官黃曹龍、楊毓賢先后任站長,董洪國任教導員,下轄陵川禹居交通站和晉城東溝派出所。兵站的設立為我黨組織開展地方工作建立地方政權,保護接送后方到前線來往重要人員,為前線運輸急需的軍用物資、輸送兵員,治療從前方轉送來的重要傷員,并將傷情過重的將士轉送到后方或總部醫院,動員當地進步青年涌躍參軍參戰,起到了積極的宣傳推動作用。

        當時交通線及兵站屬于秘密建制。直到五十多年后的1984年,高平史志辦為征集抗戰史料,派專人進京去查詢相關檔案資料;1985 年當年的兵站站長、1955 年被授予少將軍銜的楊毓賢將軍與老戰友一行五六十人由京來到高平,在這個曾經浴血奮戰過的地方,回憶起朱德總司令、彭德懷副總司令指揮總部機關及八路軍挺進太行轉戰晉東南,在那烽火硝煙的戰斗歲月里曾經多次率部到高平指導工作,回憶起了兵站為我軍在高平及南太行山區對日作戰中提供兵源和諸多后勤保障。這才揭開了高平西南這個深山古村一段紅色記憶,掀開了宰李兵站的神秘面紗。

        1938 年2月,八路軍115 師344 旅旅長徐海東、政委黃克誠率部轉戰高平在丹朱嶺與趙壽山陸軍第17師阻擊由長治南撤日軍108 師團千余人,經過兩天拼殺,殲敵500 余人,繳獲大量槍支彈藥和軍用物資,炸毀汽車、馬車200 余輛,為粉碎日軍對晉東南的九路圍攻奠定了基礎。同年5月9日344 旅駐防高平,旅部駐城北(今鳳和村)公家院。7月初,徐旅長率部參加陽城町店戰役后,因病回延安治療,總部調楊得志擔任344 旅代旅長。9 月,旅黨代會在城北村召開,朱德、左權專程到會講了話。部隊在當地開展游擊戰并整訓提高軍事政治文化教育水平,為隨時迎擊敵人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1938 年3 月,朱德總司令、左權將軍再次來高平視察344 旅部隊。1939 初,344 旅移駐長治和高平東部山區。7 月上旬,為粉碎日軍5萬余人對晉東南第二次九路圍攻,344 旅在政委黃克誠率領下移駐段莊、北莊村,不久在北莊召開了黨代會,朱德總司令到會講話并看望慰問了全旅干部戰士,鼓勵將士英勇殺敵。

        1939 年9 月底,彭德懷副總司令一行路經高平,到344 旅旅部駐地石村,召開黨政軍干部會議。 12 月29 日,344 旅和五專署在石村三教堂召開黨政軍干部聯席會議。參加會議的有344 旅連以上干部,五專署、決死三縱隊、長治犧盟中心區從沁水撤退過來的干部,中共高平縣委、縣政府主要領導干部及部分區干部參加了此次會議。會上戎伍勝、董天知介紹了從沁水撤退和在高平西部山區尹家溝突圍經過,彭德懷副總司令作了重要講話。

        1939年12月國民黨頑固派閻錫山發動了在永和、石樓進攻薄一波領導的山西新軍和八路軍的反共事變,史稱晉西事變、十二月事變;事變發生后,高平及晉城、陽城、陵川、沁水所有的敵后根據地,抗日政府、犧盟會、各救會均被摧毀,黨組織遭到破壞,高平淪為日軍占領區和國民黨駐防區;大批共產黨員、抗日志士被殺害,黨政軍群組織被迫撤退至平順一帶堅持敵后抗戰工作。同時,垣曲以北的交通線和十一個兵站均遭到國民黨軍隊的徹底破壞。1940 年2月宰李兵站也轉移到平順縣寺頭鎮,之后編入晉西北兵站線系列,開始了新的工作和戰斗。

        宰李紅色兵站的建立,雖然時間不長,但在這短短的兩年時間里,這個太行山上的古老山村,與血雨腥風,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緊緊地聯系在一起;為拯救災難深重的同胞,抗擊日寇,奪取抗戰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為創造民族解放,捍衛民族尊嚴,國家獨立,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和保衛人類和平書寫了光輝的篇章。

        兵站建立期間,兵站干部戰士在工作戰斗間隙與老鄉們打成一片,宣傳抗日救國真理,組織文藝宣傳隊,寫標語教唱革命歌曲,喚醒了受苦受難的同胞。使人們懂得了只有跟著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參加八路軍才能消滅日本鬼子,才能推翻舊社會,窮人才能翻身過上好日子。于是,大批熱血青年積極報名參加八路軍,奔赴抗日戰場。當時我年僅16歲的父親李麥狗(后入贅寺莊鎮郜家莊村郜氏家族改姓名為郜來勝)就是其中一員,當時,和他一起從村里參軍的青年有百人之多。在戰爭中宰李村為國捐軀的烈士多達十九名,還有多人失蹤。父親1942年10月在晉南趙城縣因戰負傷致殘,1949年退伍回鄉,為共和國“貳等乙級”革命傷殘軍人。可父親沒有躺在功勞簿上享清福,他積極參加農村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和他一起參軍的戰友或留在了部隊或轉業地方工作,直至退休。他們都為驅逐日寇還我河山,推翻國民黨腐敗政府,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社會主義建設,奉獻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宰李兵站,轉送的不僅是抗戰期間的軍需物資、武器彈藥,負傷人員,過往的革命將士,而是在高平點燃了抗戰激情,播灑了革命火種,宣傳了中華民族抗戰必勝的信念和決心。由于熱愛家鄉,崇拜先烈,敬仰先輩,我多次帶著朋友去拜訪這個紅色兵站,每去一次,都要在心里默默地向它敬一次禮!(郜文賢)

      本頁二維碼

      玖久草福利